明英宗发起的“夺门之变”为什么被认为是没有必要的?

  • 来颗大伊万来颗大伊万
  • 2024-04-05
  • 31
  • 共19人发表观点
来颗大伊万
「来颗大伊万 」发表观点
2024-04-14

未必是没有必要,至少明代宗朱祁钰都觉得有必要,而朱见深大概不仅觉得很没必要还觉得自己少做了几年皇帝。

夺门之变的全过程,没流一滴血,没伤一个人,就连皇帝都没有惊动。景泰帝朱祁钰°躺在病床上,听到上朝的声音,才知道皇位已经易主了。

整个过程中,最大的损坏,就是南宫的宫墙。

徐有贞等人在去南宫迎接朱祁镇的时候,发现大门紧锁,没有钥匙,他们就找来巨木,狠狠地向门撞去。门没撞开,倒是把门边的墙给震塌了,露出一个大洞。

众人便从这个洞里进了南宫,见到了朱祁镇,又从这个洞里,把朱祁镇簇拥了出来。

整个过程中,最大的险情,就是在从东华门进宫的时候,守卫看到一群人行事嚣张,上前盘问,不想让他们进去。

朱祁镇亮出身份,说:朕是太上皇。

这些守卫立马转身逃了,任由朱祁镇一行人大摇大摆地进了皇宫。

因为夺门之变而死的人,比如于谦°,都是在朱祁镇成功夺位之后,大开杀戒造成的。

那么朱祁镇到底抢了谁的皇位呢?我觉得应该抢的是朱见深的皇位。当时的情况其实朱祁钰已经无后且病入膏亡了,朱见深已经被重新接回宫中虽然还没封太子但是已经是事实上的继承人了。但是这也说明了其实朱祁钰一直在犹豫,以朱祁钰当时的身体情况来说即使再撑几年也无法生育即使生育就能保证是儿子?自己又能护几年?所以从当时的情况来说,尽快确认一个继承人是对自己的最优解,哪怕是从英宗里的其他儿子中挑一个过继给自己立为太子也行。

但是为什么朱祁钰为什么不肯这么做呢?最重要的是朱祁钰不是傻子,他可比傻呵呵的大哥聪明多了,朱祁钰作为一个代理皇帝很清楚这个至尊之位不是你坐上了就能万人之上,哪怕自己是名正言顺的代理皇帝,此后谨小慎微善待自己哥哥,除了不让见大臣以外各种待遇可是都给了,自己累死累活的治理国家还死了亲儿子,自己大哥好吃好喝被供着还又生了几个孩子。就算是这样,最后还被反了,在朱祁钰心里其实很是担心,如果自己就这么去了,那自己的小侄儿能斗得过这些大臣吗?另外于谦真的是忠臣吗?当时听到新皇登基的时候,朱祁钰第一反应可是担心是于谦谋反。

事实上当时朱祁钰是做了两手准备,第一步是将朱见深作为继承人培养;第二步是担心朱见深年龄太小把控不住朝局就寄希望于自己的哥哥。

因此朱祁钰才没有再立朱见深为太子,这样能够防止继承权混乱做两手准备,如果自己撑不住了,那太上皇朱祁镇的继承顺位高于朱见深。如果自己能多撑几年,朱见深羽翼丰满了那就可以立他为太子。当然朱祁钰肯定还抱有一丝希望觉得自己能够恢复健康万一还能生儿育女呢?

因此以当时的情况来说,朱祁镇还是需要复辟的,否则再晚个几年可能不需要自己了,说不准朱见深被立为太子以后朱祁钰觉得自己快不行了顺道把自己噶了给朱见深清理障碍呢,毕竟自己什么德行自己清楚。

伯虎42
「伯虎42 」发表观点
2024-04-10

大明正统十四年(1449年),明英宗朱祁镇在宦官王振的撺掇下,决定效法成祖皇帝“五征漠北”的壮举,亲自率军出征大同,讨伐“入寇”的瓦剌,以显大明国威。英宗率京营二十万大军(号称五十万),并勋臣及朝臣英国公张辅、成国公朱勇、兵部尚书邝埜、户部尚书王佐、内阁大学士曹鼐、张益等五十余人,于七月十六离开京师赶赴大同,北征瓦剌。出发前,英宗命皇弟郕王朱祈钰留在京师辅佐皇太子朱见深,并监国。

八月初一,英宗率明军抵达大同,但此时瓦剌已经集合大军包围大同外围,并屡次击败明军。得知瓦剌真实实力的英宗有些害怕,同时王振也鼓噪请求撤军,于是英宗在刚刚到达大同后不久就命令撤军。回军途中,因为王振的刻意安排,明军先绕道蔚县、后改道宣府,至八月初十,瓦剌追兵追踪明军后卫而至,恭顺伯吴克忠、都督吴克勤、成国公朱勇等后军统帅虽奋勇作战,依旧寡不敌众,明军后卫全军覆没。

八月十四,在王振的胡乱指挥下,明军进退失据,错失战机,终于被瓦剌追兵围在怀来县土木堡。之后英宗又轻信了瓦剌假意议和的建议,放松警惕,导致被瓦剌军突袭,明军大营溃散,军队四散奔逃,无法组织抵抗。混乱中,英国公张辅、驸马都尉井源、兵部尚书邝埜、户部尚书王佐、内阁大学士曹鼎、张益等人战死沙场,英宗本人来不及逃脱,被瓦剌俘获,这就是明朝历史上有名的“土木之变”。大明社稷因此役惨败而几乎陷入倾颓覆灭的境地。

皇权的排他性使然,即使代宗还是郕王的时候和兄长英宗感情有多么深厚,兄弟之间关系有多么融洽,但如今身份已经更替,并且经过了这么多事情,代宗再也不是那个年轻单纯的青年藩王了。已经掌握皇权一年之久、同时又击退瓦剌、立下保卫大明社稷大功的代宗,心中充满了对皇位的眷恋把持、和对兄长归来的忌惮和猜忌,生怕兄长这个前任皇帝、现任太上皇会在返回京师后和之前的旧臣们暗中策划、勾连,以颠覆自己的统治,从而夺回皇位。于是,在英宗返回后不久,代宗就以“荣养”的名义,将太上皇软禁在南宫之中,隔绝了他和外朝诸臣的联系,以防备兄长死灰复燃、卷土重来。

此后的七年中,代宗和太上皇的关系都是在时刻相互提防、猜忌、疑虑中度过,对于太上皇在南宫中的一举一动,代宗无时无刻不加以关注、并随时准备采取反制措施。同时,为了帝统不至于出现转移,代宗在自己的皇位稳固、同时大明内外局势稳定之后,就开始着手准备更换皇储,将皇统转到自己一系,剥夺兄长一系的继承权。

从景泰二年(1451年)七月开始,代宗就在朝会上多次或明或暗地示意内阁及六部重臣,自己想更换储君。而为了取得大臣们对自己的支持,代宗居然做出了皇帝给大臣行贿的千古奇事——给内阁大学士们每人赐黄金五十两、白银一百两!然后派亲信宦官到每个内阁大学士的府上暗中征求易储的意见。经过一番软硬兼施后,景泰三年(1452年)五月,代宗终于得到了首辅陈循等内阁辅臣们赞同易储的支持。于是代宗立即召开朝议,发布易储诏令,改皇太子朱见深为沂王,出居藩邸;以皇子朱见济为皇太子。经过不懈努力,代宗终于实现了自己的易储心愿,将大明储君从侄子改成了自己的亲儿子。

可是祸福皆由天注定,代宗殚精竭虑、费劲了心思,好不容易才让亲儿子朱见济成为大明皇太子,可是朱见济却没有这个福气承受,不过只当了一年多一点的皇储,就于景泰四年(1453年)十一月患病不治,夭折了。代宗只有朱见济一个独子,好不容易才立为皇太子,没想到却幼年病夭,这个噩耗有如晴天霹雳,几乎将代宗身心击垮。而之后几年代宗心理逐渐开始扭曲,肆意打击惩罚建议重立皇储的官员。本来保卫社稷有功、治国也比较贤明的代宗皇帝,因此口碑和名声一落千丈,群臣诸多非议,日后的变局,这时已经露出端倪。

至此,徐有贞、石亨、曹吉祥等人精心策划的政变宣告功成,这就是影响了大明之后近二百年历史进程的“夺门之变”。复位当日,英宗就下旨将景泰八年改为天顺元年(1457年)。

政变发生时,代宗尚在后宫寝殿内养病,而他的病势沉疴已久、即将不治,所以对于外朝的政局变化根本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得知兄长已经复位后,代宗只说是说:“好,好!”,便不再开口说话。

天顺元年(1457年)正月二十三,重登皇位的英宗接到左都御史兼翰林学士徐有贞的奏疏,请皇帝批准将被逮捕下狱的代宗重臣兵部尚书于谦、大学士王文以“更立东宫”、“谋立襄王之子”等罪名定为谋反大罪,处以极刑。英宗原本心有不忍,回复徐有贞说:“谦实有功。”但徐有贞依旧记得当年土木之变后自己在朝堂上提议南迁,被于谦训斥责骂,导致他被代宗鄙视,群臣也嘲笑蔑视他,乃至于长久不得升迁。徐有贞为此深恨代宗和于谦,一心要置于谦于死地。(石亨也是因为和于谦有私人恩怨,导致心怀怨恨,一直想要搬倒于谦,实现权力更替)。

于是徐有贞回奏英宗说:“谦虽有功,然不杀则此举(指夺门之事)师出无名矣。”英宗听后,考虑了很久才下定了决心,下旨将于谦、王文绑缚京师崇文门外,处以斩刑。保卫了大明社稷的一代名臣于谦,就这样在这座他曾经拼死保卫的城池前走完了人生最后一步。

由以上可以看出,徐有贞、石亨等人发动“夺门之变”,其本意并不是维护大明皇统、安定社稷,而是各自抱有私心,意图铤而走险谋取富贵,并向代宗及于谦等人报复私人的恩怨。

假使当时皇太子朱见济还在世,且身体健康、茁壮成长,那么借一万个胆子,徐有贞、石亨、曹吉祥等人也不会有野心去实现“拥立之功”,敢于拥立太上皇复位。在儒家君臣纲常伦理道德的基石下,没有哪个大臣敢于昏了头地去“夺门”挑战皇权。徐有贞和石亨不过是因为当时代宗病重、且大明并没有合法的皇储,所以才冒险发动政变,迎太上皇复位。如果在夺门的过程中出了一点点纰漏,等到天亮后代宗得知消息,那么即使是一个病得要死的皇帝,依旧有能力、有权威、有手段立马调派京师驻军将徐有贞这一帮“乱臣贼子”干脆利落地诛灭殆尽,连渣都不剩。

天顺元年(1457年)二月,英宗以孙太后的名义下懿旨,斥则代宗“不孝、不弟、不仁、不义、秽德彰闻、神人共怒,其身疾病,弥留朝政”,将代宗废为郕王,迁居西苑。二月十九,为了避免死灰复燃(就像自己一样),有“妇人之仁”名声的英宗决定消除隐患,他暗地里下令,命內官监太监蒋安夜赴西苑,把弟弟用锦帛勒死于寝宫。代宗横死后,英宗赐了个“戾”字恶谥给他,称郕戾王。代宗也没有入葬已经修建好了的昌平皇陵区自己的寿陵,而是被按照亲王礼葬在了西山。

夺门之后,石亨以功晋爵忠国公,英宗对他恩宠眷顾,信任有加,石亨因此骄横跋扈,权欲膨胀。石氏一门势焰熏天,一些趋炎附势、企图升官的都拜在石亨门下,民当时流传“朱三千,龙八百”的童谣。

石亨得势后,利用掌握京营的权力,将各地文官巡抚全部撤换,以自家心腹武将充任,有事时觐见英宗也敷衍了事,并,信口开河,还多次借故入宫,英宗当时都不知道石亨已经进宫,一不留神撞见了,也惊吓不轻。英宗因此不厌其烦,以此问于内阁辅臣李贤。李贤回答说:“朝内大事,惟陛下一人做主。”英宗深以为然,便敕告左顺门:“非宣召,武官不得进宫。”此后石亨进宫次数才稍稍减少。

石亨在京师修建忠国公府,富丽堂皇,占地广大,逾制甚多。英宗不经意间登宫墙后看见也惊讶地询问:“此何家府第?”恭顺侯吴瑾随侍在旁,故意回答:“此必王府!”英宗摇头:“不是”,但明白了吴瑾的意思。吴瑾再回话说:“不是王府,谁敢僭逾至此?”英宗会心地点了点头,心里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石亨侄子石彪因夺门之功封定远侯、大同总兵官,其在大同骄横不法,横行无忌,天下因此侧目。石氏叔侄当时拥有数万材官精锐,朝廷内外武将半数出于石家,这已经已经危及社稷,石氏叔侄浅薄不懂谦逊,结局注定惨淡。

天顺三年(1459年)十月,对于石氏跋扈已经忍无可忍的英宗借口大同军卫杨并等人上书朝廷请求让石彪永镇大同之事有诈,逮捕杨并后获得“石彪欲图联合石亨谋反”的口供。于是英宗遣锦衣卫直驰大同,在军中逮捕石彪,审讯时获得石彪私有绣蟒龙衣、逾制寝床、欺凌亲藩等违反国法之事,谋反之罪坐实,英宗下令抄没石彪其家。石亨也被牵连,停止朝参资格,削去官职,石家顷刻间树倒猢狲散。

英宗听完李贤的奏对后,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当初‘夺门’的那些人是个什么企图,从此后,英宗开始疏远当初到南宫来拥立自己复位的人,并下诏命朝臣们在奏章中再不准用“夺门”二字,因“夺门”之功而得以冒官封赏的四千多人,在这之后都被革去了官职。

天顺五年(1461年)六月,曹吉祥和侄子曹钦在徐有贞、石亨先后倒台的兔死狐悲之下,发私兵五百人起兵作乱。经过一夜激战,叛贼失败,曹钦投井自尽,曹铉、曹铎等曹氏党羽激战中死在禁军刀下,曹氏全族不分男女老幼全被杀光。曹氏叛乱被平定。曹吉祥在宫中被擒,凌迟处死。这样,当初策划“夺门”的三个人,徐有贞贬斥、石亨、曹吉祥夷灭全族。

而参与夺门的另一个勋臣、右都督张軏的运气非常之好,天顺二年(1458年),“夺门之变”后的第二年他就去世了,很幸运地躲过了英宗的秋后算账,没有遭遇同党徐有贞被贬流配、石亨瘐死狱中、曹吉祥夷灭满门的下场。张軏被英宗追赠为裕国公,赐谥号“勇襄”,太平侯的爵位还传给了儿子张瑾(成化元年(1465年),宪宗重新评价“夺门”之事,认为当初前往南宫拥立太上皇的几人都是大奸大恶之辈,挟君以求富贵,不值得褒奖封赏,徐有贞已经倒台,衣冠闲住;石亨、曹吉祥是反贼,已剿灭全族;只有太平侯张軏因为早死,所以并没有被清算,还有爵禄传承。于是宪宗下诏革除张軏之子张瑾所承袭的太平侯,改授锦衣卫带俸指挥使,从实际意义上剥夺了张軏当年的“夺门之功”。)

徐有贞在金齿卫当了四年野人后,于石亨倒台的天顺四年(1460年)被赦免罪行,遣送回家乡南直隶吴县(今江苏苏州)安置,不过依旧是庶民一个。天顺八年(1464年)初,明宪宗朱见深登基,徐有贞在次年获准可以于家乡“冠带闲住”。成化八年(1472年)七月,六十六岁的徐有贞病逝于吴县,算是善终。他一生只有五个女儿,没有儿子,但他有一个外孙在日后大大有名,即祝允明,就是我们熟悉的江南四大才子之一:祝枝山。

红黑乱侃
「红黑乱侃 」发表观点
2024-04-07

就连明英宗朱祁镇本人,在事态平息之后,都意识到,“夺门之变”是没有必要的,并且秋后算账,把因为夺门有功得到封赏的4000多人,都革去了官职。

策划“夺门之变”的3个人,也无一有好下场。

毕竟,夺门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但是对于明英宗朱祁镇而言,风险和收益不成正比。

他虽然夺回了皇位,可当时的朱祁钰已经重病在身,命不久矣。朱祁镇就算什么都不干,也基本上可以重新掌权。

让我们先来看看,夺门之变的全过程,以及朱祁镇在夺门之变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哪些风险。

夺门之变的过程,看起来很顺利,实际上,危机四伏。

在这整件事情的经过,朱祁镇至少面临这3重风险。一不小心,夺门就会失败,轻则,待遇比以前更差,重则,命丧于此。

一、于谦平叛

于谦,是朱祁钰手下的重臣,对大明江山、对朱祁钰,忠心耿耿。

夺门之变发生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告诉于谦,宫里出事了。

于谦手握重兵,只要一声令下,就可以把朱祁镇一干人等拿下,送到朱祁钰的面前,任凭朱祁钰处置。

但是,此时的朱祁钰重病在身,没有继承人,朱祁镇和朱祁镇的儿子,就是朱祁钰仅有的亲人,也是仅有的可以合法继承朱祁钰皇位的人。

一旦把朱祁镇当做叛徒拿下了,皇位的继承问题,就很尴尬了。

当然,如果于谦有私心,大可以去宗室找个孩子,以朱祁钰嗣子的名义登基,而他自己大权在握,做顾命大臣。

这么一来,于谦就成了最大的受益者,而对天下的影响,就难以估量了。

一番权衡过后,于谦选择了放任不管,任由朱祁镇夺回了皇位。

但凡于谦有一点私心,有一丝动摇,让人拿下朱祁镇,夺门之变就不可能成功,而坐实了反叛罪名的朱祁镇,也很难说会有什么下场。

《明史》:夺门之役,徐石密谋,左右悉知,而以报谦。时重兵在握,灭徐石如摧枯拉朽耳。

三、混乱中遇害

朱祁镇一路从南宫走到皇宫,看起来很顺利。但是路上,随时有可能有人拦下他们,质问他们的目的,从而引发冲突。

朱祁镇这边的人手并不算多,一旦发生冲突,他会不会被误伤,或者不慎遇害,可就不好说了。

但是,朱祁镇一行人,还算幸运。

皇城的守军看到这一行人行踪诡异,但毕竟是太上皇和几个重要的大臣,因此,都不敢多问。

只能说,朱祁镇的运气实在是好,一路上没有遇到一个愣头青或一根筋的,否则,就别想兵不血刃地进入皇宫了。

《明史》:兵士惶惧不能举,有贞率诸人助挽以行。

为什么要说,夺门之变是没有必要的呢?

我们来看看,如果没有“夺门之变”,朱祁钰去世之后,皇位有可能会传给谁,就知道原因了。

1、朱祁镇

朱祁钰没有儿子。按照明朝的继承法,皇帝没有儿子,则皇位由皇帝的亲生兄弟继承。

而朱祁钰唯一的兄弟,就是朱祁镇。

虽然,朱祁镇曾经当过皇帝,也害得明朝差点丢了北京。但是,没有一条礼法规定,朱祁镇会因此失去了皇位的继承权。

所以,在朱祁钰已经病得没法起来祭天,随时可能咽气的情况下,朱祁镇就是朱祁钰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他冒这么大的风险,只不过是把原本就该自己继承的皇位提前抢过来,实在没有必要。

3、其他宗室子

还有一种极端的情况,朱祁钰恨朱祁镇到了极点,宁可从宗室里过继嗣子,也不愿意把皇位传给朱祁镇一脉。

可是这样的概率,实在太小了。

首先,大臣们就不会同意。

在夺门之变发生之前、朱祁钰缠绵病榻之际,朱祁钰和大臣,大臣和其他大臣之间,就皇位继承人之间展开过讨论。

大臣们达成的共识是:无论朱祁钰立谁做接班人,都只能在先帝明宣宗朱瞻基的后代里选。这是大臣们的底线。

朱瞻基的后代,只有朱祁钰,朱祁镇,以及朱祁镇的儿子们。

陛下宣宗章皇帝之子,当立章皇帝子孙。

写在最后

夺门之变,一起没有必要的政变,朱祁镇平白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却只是提前拿回原本就属于他的位置。

朱祁钰原本就已经病入膏肓,时日无多,在夺门之变中提前失去了皇位。

他们都不算是夺门之变的受益者。

那么,夺门之变真正的受益者,是谁呢?

最大的受益者,就是夺门之变的3个策划人:石亨、徐有贞、曹吉祥。

其次,是参与了夺门之变的“有功”之人。

如果朱祁镇没有夺门,而是等待朱祁钰咽气之后,再回到皇宫,这些人,没有一个能得到这么大的封赏,石亨、徐有贞、曹吉祥三人,更不可能权倾朝野。

但是,这3个人,没有一个有好结局。

石亨,受侄子牵连,被朱祁镇下狱处斩,病死狱中,家人都被处斩。徐有贞,被贬为庶民,流放云南,郁郁而终。曹吉祥,被朱祁镇疏远,后因侄子反叛,被杀。

这样的下场,一来,是因为他们飞扬跋扈,朱祁镇无法忍受。二来,是因为朱祁镇也意识到了夺门之变的不对劲,不肯再留着他们。

你们觉得,是不是这样呢?

林长风
「林长风 」发表观点
2024-04-15

朱祁镇发动夺门之变,从弟弟朱祁钰手中抢回了皇位,复辟成功,这本是一件大事,但此次政变却被称为“最无用的一次政变”,这是因为什么呢?

景泰八年,石亨、徐有贞、曹吉祥等人为了自己的功名利禄,决定铤而走险拥护英宗复位。正月十六日晚,三人闯入囚禁英宗的南宫,拥簇着英宗进入皇宫,守卫的士兵见到是太上皇而不敢阻拦,众人将英宗扶上了奉天殿宝座,然后跪倒,高呼万岁。

此时朱祁钰正在梳洗,准备上早朝,听到外面撞钟擂鼓,询问宦官才得知哥哥朱祁镇复辟,愣了一愣,然后连说了三个“好”字,继而躺倒床上重新睡下了。

一月二十二日,英宗以谋逆罪杀于谦、王文,弃市,籍其家。二月十九日,朱祁钰突然去世,时年29岁,英宗毁其所建寿陵,并将其妃嫔赐死殉葬。

以上就是夺门之变的简单经过,下面我们来分析为什么“夺门无用”,至少有三个理由。

为此朱祁钰不惜贿赂大臣,希望可以得到他们的支持,内阁成员六人,首辅和次辅每人一百两银子,其他四人每人五十两。皇帝行贿,古今罕见,重要的不在于数额大小,而是你不敢不收,而且收了钱就一定要办事。六位内阁大臣只好捏着鼻子收下“微薄的贿赂”,然后为更换太子一事穿针引线。

当然也有坚决反对的,朱祁钰的皇后汪氏就不同意,因为朱祁钰唯一的儿子叫朱见济,并非汪皇后所生。朱祁钰为此大怒,将其废掉,改立朱见济的生母杭妃为皇后,如此一来,宫中再无人敢反对朱祁钰易储。后来,朱祁钰死后,英宗因此事没让汪氏殉葬,得以生存。宪宗继位之后,感激当年汪氏的支持,对她也极好,汪氏一直活到了八十岁。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景泰三年,朱祁钰做好了所有准备工作,废英宗的儿子朱见深为沂王,改立自己的儿子朱见济为太子。朱见济比朱见深小一岁,此时只有四岁。

然而令朱祁钰想不到的是,第二年朱见济就不幸早夭。虽然也有可能是被谋害,但不管怎么说,朱见济一死,朱祁钰就绝后了没有儿子可以继承皇位了。虽然此时朱祁钰只有24岁,但此后五年的时间里,他不仅没有儿子出生,也没有女儿出生,原因成谜。

不管是哪种说法,根据《明英宗实录附景泰实录》记载,朱祁钰在执政后期的确卧床不起,病得很重,石亨等人正是看到朱祁钰康复无望,这才决定拥护英宗复辟。复辟的前一天,大臣们还在商议,决定在第二天早朝上和朱祁钰讨论储君的问题,不料龙椅坐的人已经换成了朱祁镇。政变之时,手握兵权的兵部尚书于谦闭门不出,对政变不加阻止,可能也是因为看到朱祁钰病重不治的缘故,为了保证政权稳定而作出的决定。

事实上,朱祁钰在夺门之变后,仅过了一个月就去世,也从侧面证明了他的确已经病得很重了。

所以,无论是不是有夺门之变,朱祁钰都没多少日子了。

换句话说,就算没有夺门之变,一个月后朱祁钰驾崩,必然是将英宗从南宫中请出来当皇帝。那么,夺门之变就显得多余了。即便没有石亨等人发动夺门之变,一个月之后皇位还是英宗的,只不过提前继位而已,却背负了政变的名声。

后来,内阁大学士李贤曾对英宗说,“若郕王果不起,群臣表请陛下复位,安用扰攘为?此辈又安所得邀升赏,招权纳贿安自起?老成耆旧依然在职,何至有杀戮降黜之事致干天象?”同时,李贤还指出,当年的夺门之变成功纯属侥幸,万一事情暴露,石亨等人死不足惜,陛下将被置于何地呢?

英宗这才明白过来,诏令从今往后,章奏勿用“夺门”两字,并议革冒功者四千余人,石亨、曹吉祥等人皆不得好死。

青言论史
「青言论史 」发表观点
2024-04-07

中国历史上功臣遭屠戮的案例并不在少数,比如著名的民族英雄于谦,最后只落得个斩首弃市的下场。但冤情总会的以昭雪,于谦也不例外,而帮助于谦平反的人则是另一位名相——李贤。

杨士奇

明代宗继位后,李贤向他进上一份“正本十策”,劝谏皇帝要勤学、戒欲等,并且要善用火器。朱祁钰非常赞赏,让翰林把这封奏折写在御前的屏风上,以备时时自警。主持朝政的于谦也对李贤非常欣赏,让他去巡视边境以备积攒资历。短短几年,李贤就从一个普通京官升到了吏部侍郎,可谓青云直上。

明英宗

在夺取权力后,徐有贞就逐渐和石亨、曹吉祥这些暴发户有了距离,而石亨等人也颇为忌惮这些文臣,天天寻思着要把徐有贞和李贤整死。而朱祁镇对这两个只知道捞钱捞权的家伙极不感冒,有一次单独召见李贤的时候问道:“此辈干政太狠,外面奏事的都要先去拜他们的码头,该拿他们怎么办?”李贤说:“陛下只乾纲独断即可,何必管他们这些奴才?”朱祁镇又说:“有一次我没听他们的,他们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啊!”李贤又说:“您慢慢的制约他们的权力就行了。”

夺门之变

张生全精彩历史
「张生全精彩历史 」发表观点
2024-04-11

历史上有一种说法,“夺门之变”是一场无谓发起的政变。为什么说是无谓发起的政变呢?因为就算石亨等人不拥戴朱祁镇做这件事情,江山最终还是朱祁镇的。可以说,石亨等人是多此一举。为什么这么说呢?

(朱祁镇)

其次,朱见深不一定能够当太子。

只要朱见深当不成太子,朱祁镇就不可能主持朝政,更不可能当皇帝。

那么,为什么说朱见深不一定当太子呢?

因为当时,虽然朱祁钰病重,但还没有到生命垂危的时候。“夺门之变”发生后,朱祁钰之所以很快死掉,一方面可能是朱祁镇的夺位,让朱祁钰的精神受到了很大的打击;另一方面,也可能是朱祁镇谋害了他,把他毒死了。总之,朱祁钰的死,在历史上是有争议的。

朱祁钰没有到生命垂危的时候,他就绝对不愿意让朱见深当太子。

毕竟当初,就是他废掉朱见深,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的。现在让他重新立朱见深,他心中肯定一百个不愿意。

再说了,根据一些野史记载,当时朱祁钰有个妃子,是从外面的烟花柳巷送进宫来的(是不是来自于这样的地方,是存疑的)。这个妃子生育能力强,跟着朱祁钰后,很快就有了身孕。朱祁钰死后,这个妃子被撵出了皇宫,妃子生的儿子,后来就跟着建文帝被废的儿子活着。

假如朱祁钰能够缓过来,没有很快死掉,他肯定会立这个在襁褓中的儿子为太子的。如果立了这个儿子为太子,历史就改变了,朱见深就没有机会了,朱祁镇就更加没有机会了。

君笺雅侃红楼
「君笺雅侃红楼 」发表观点
2024-04-09

而朱祁镇的儿子朱见深还是太子。自己的儿子什么都不是。那一旦自己百年了,自己一脉怎么办?就算自己没死,有太上皇在,自己位置都不稳定。这些事情日渐煎熬着朱祁钰,就开始了长达几年的朱祁钰和大臣关于太子废立的争斗。这更消耗的朱祁钰的精神。最终,朱祁钰如愿以偿,立了自己的儿子为太子。不想儿子又早夭。屋漏偏逢连夜雨,再生儿子竟然成了难事,朱祁钰的身体渐渐夸掉了。

夺门之变发生前,朱祁钰已经病入膏肓,就算没有夺门之变,朱祁钰也会死的。而那时候他唯一的选择就是将位置还给哥哥。因为这样第一会保全自己,第二,大臣等也会满意。所以没有徐有贞等发生的夺门之变,形式也会对朱祁镇特别有利。而夺门之变的风险和成本却是太大了。

无奈且向上
「无奈且向上 」发表观点
2024-04-13

不是认为,而是真的没有必要。对于夺门之变,明朝重臣李贤曾向英宗进言,说明了夺门之变的真相。只不过是石亨,徐有贞为向英宗邀功的一场赌博而已,输了英宗朱祁镇便会赔上身家性命,而胜了石亨和徐有贞,就对英宗有拥立之功,定当受到英宗的重用。

但这些对朱郊镇来说,还不能消除其这几年被监禁的闷气,再加上一些别有用心的大臣们的挑唆怂恿,禁不住走出了这一步。按李贤的话说,夺门之变就是石亨和徐有贞的一场赌博,而赌注就是英宗的脑袋和全家人的性命。不过最后还是赌赢了,英宗既登了基又出了气,还把作为皇弟的皇帝英宗,降为王没有葬入帝陵之中,使原本该十四陵的明皇陵,成了现在的十三陵。

遗产君
「遗产君 」发表观点
2024-04-12

明朝的皇帝人人都有故事,个个都不是等闲之辈,在旧中国的各朝各代,在皇帝这个职业中,每一位都是一气呵成把它干完,一天都不想留给别人,可明英宗有点与众不同,他戏剧性的梅开二度,过了两次皇帝瘾,第一次是自然继承,第二次是别人把他扶上去的,总而言之他有那个福气。

历史忘机客
「历史忘机客 」发表观点
2024-04-13

其实挺可惜的,代宗可以是个无忧无虑的闲王爷,也可以是一个百姓爱戴的好皇帝,但偏生不逢时,因为英宗被推上皇位,又因为英宗才英年早逝。

“夺门之变”说没有必要是因为对明英宗百害而无一利,所以是多此一举的。

有人会问英宗不是得到皇位了吗?

其实皇位距离英宗只差临门一脚,无需英宗“夺门”。

代宗当时已经病重,又没有儿子可以继承皇位,兄弟之间就只有代宗和英宗,这皇位能给谁,还不是英宗的?或者给英宗的儿子?那英宗不是夺门夺的是自己儿子的皇位?

得利的是那些鼓动英宗的徐有贞,曹吉祥,石亨才是此次的受益者。

而受损的当然是于谦等人,所以在英宗的儿子明宪宗继位后,就很干脆的给于谦和代宗恢复了名誉。

夕阳下的晚枫
「夕阳下的晚枫 」发表观点
2024-04-14

想必大家都十分熟悉这样一句话:最是无情帝王家。明朝时英宗与代宗两兄弟间的角逐,便是一次非常鲜明的写照。景泰八年(1457),原本被软禁在南宫“太上皇”朱祁镇,在徐有贞、石亨等人的帮助下,重新登基,废黜了重病期间的明代宗朱祁钰,史称南宫复辟,也称夺门之变。

要了解这段历史,还得从曾震惊朝野的土木堡之变说起。正统十四年(1449年),瓦剌进犯明朝北境,明英宗好大喜功,带着一班文武大臣,调集五十万大军御驾亲征,留下自己兄弟朱祁钰镇守北京。然而,明英宗大军在土木堡被瓦剌击溃,损失惨重,连英宗自己都成了对方的俘虏。

明英宗出征前,已经立自己长子朱见深为太子,可是太子年幼,国运艰难之际,难当大任,大臣们才拥戴朱祁钰登基,以为缓兵之计。

按照原来的计划,明代宗虽然登基称帝,却也要在百年之后传位于英宗长子朱见深,以便把江山再次传给英宗一支。可是,当明代宗坐稳皇位后,便开始反悔,经过一番折腾,废了朱见深,改立自己儿子朱见济为太子。

不过,明代宗的如意算盘并没有打响,新太子朱见济却夭折了,使得代宗也一蹶不振,重病不起。可即便如此,明代宗还是硬扛着,不愿再复立朱见深为太子。此时,明王朝内部各方势力也暗流涌动,矛盾日益尖锐。

可以说,就当是的情况来看,无论事情沿着哪条线索发展,最终都对朱祁镇不利。也只有趁明代宗卧病期间,及时发动政变,重掌朝政,才是最为明知的。因此,明英宗发动夺门之变,绝非没有必要,而是一场关乎生死的政治博弈。

明英宗成功夺权后,很快稳定了局势,改年号为天顺,废黜了自己的兄弟朱祁钰,封其为郕王,圈进在西宫。原本病重的明代宗,在废黜后病情加重,不久便一命呜呼了。然而,朱祁钰死后,明英宗却未让其葬于十三陵,而是单独埋在了北京西山,即大家所熟知的景泰陵。

好风好梦好歌好地方
「好风好梦好歌好地方 」发表观点
2024-04-14

明英宗虽然经历“土木堡之变”,过了一年的阶下囚生活,但是却没有失去帝王的威严,令也先佩服,最后没杀他,而是将他做开城的人盾,明朝为了巩固人心,就立英宗的弟弟朱祁钰为帝,是景泰帝,立英宗的儿子朱见深为太子,在于谦的辅佐下,取得了京师保卫战的胜利,接着又连挫也先瓦喇军,最后不得不求和,将英宗送还,英宗回来后,景泰帝担心皇位,让他住在南宫幽禁起来,尊为太上皇。

夺门之变要冒很大危险,稍有不慎就要被判谋反之罪,其实,英宗本来不必这么急着夺位,因为有他他的母亲孙太后撑腰,景泰帝无嗣,皇位很快就会回到英宗一脉,至于他当还是儿子当,只要他愿意,文武大臣不敢不答应,夺门那时景泰帝已经身犯重病,活不长了,只要稍等不到一年时间,就能复位了,本来就是他们兄弟之间的事,非要外人来参与,冒着弑君篡位和杀害贤臣的风险,这险冒的太不值了。

历史风云天下
「历史风云天下 」发表观点
2024-04-08

夺门之变是以当时朝廷之中不如意的群体如石亨、曹吉祥、徐有贞等人密谋的政治事件。他们是为了以投机的形式而获得政治中的利益最大化,事实证明他们也的确做到了。不过这对于当时的太上皇明英宗朱祁镇而言是没有必要的冒险行动,因为他命运的改变即将到来。

于谦是一个将个人安危至之于外的人杰,在他看来没有任何私人恩怨和权利斗争能够凌驾于江山社稷之上的,因此他只希望帝位能够顺利过渡,如此国家方能长治久安,所以他在继承人的问题上是支持朱见深的亦或者说是支持朱祁镇的。

所以这场政变根本就没有太大的必要,因此在朱祁钰驾崩之后,在于谦等大臣的拥戴之下,朱见深和朱祁镇父子继承皇位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如此只不过是被有心人投机取巧了而已。最终令人悲伤的是,大公无私的于谦落得惨死的下场。

说历史,话风云,明自身,茶余饭后舒心自我,欢迎关注头条号:历史风云天下

澹奕
「澹奕 」发表观点
2024-04-14

明朝景泰八年,石亨联合曹吉祥与徐有贞等人,拥戴被景泰帝朱祁钰囚禁在南宫的英宗朱祁镇,重新登基称帝,这件事就是明朝时期著名的“夺门之变”。

英宗恢复帝位后,废朱祁钰之位,恢复为郕王,半个月之后,朱祁钰病重去世。

如果从表面来看,夺门之变就是哥哥抢回了被弟弟所占的皇位,可后世很多人觉得夺门之变其实是没什么必要的,就算没有这场宫变,也没啥关系。

夺门之变发生前,景泰帝朱祁钰就已病重,而且其膝下根本没有皇子能够继位,按照朱元璋所定的《皇明祖训》,皇位终究十有八九还是会回到朱祁镇身上,他实在没必要多此一举。

对于这样的事情,绝大多数的大臣都是很同情朱祁镇的,虽然这个皇帝并不怎么样,而朱祁钰反而更加出色,但明代的士大夫,向来都很重视两个字,那就是“法统”。

朱祁钰的皇位来的意外,朱祁镇回朝,他理应归还,他不仅不肯,反而愈发过分。

在将朱祁镇幽禁的岁月之中,朱祁钰还废除了太子朱见深,改让自己的儿子朱见济为储,即便朱见济后来夭折了,他依旧不肯恢复朱见深的储位。

可再多的不满,毕竟朱祁钰做的不错,而且当时明朝被折腾得非常虚弱,经不住再乱一场,朱祁钰这个皇位也就一直坐着,直到景泰八年,朱祁钰病重不起。

眼见朱祁钰即将驾崩,宫廷内外各方眼见按捺不住了,朱祁钰没有儿子,将来皇位落在谁的手里,对这些臣子而言是非常重要的,抢占先机,就是为自己抢占前途。

朱祁钰的父亲宣宗只有两个皇子,如果不传位给朱祁镇,那么就要让给宗室里的其他人,如此一来,也就意味着皇位在宣宗这一脉直接断绝。

按照当时朝廷里不少朝臣的建议,希望传位襄王朱瞻墡的儿子沂王,为首的就是那时的大学士王文正,当年宣宗驾崩,就曾有传闻说要传位朱瞻墡。

如果此事成功,那么王文正就是首功,乃是定鼎之臣,前朝局面必然地覆天翻。

江山换主这么大的事情,被很多人视作是为自己博取前途的重要契机,毕竟这么好的机会,可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是最容易一步登天的好机会。

石亨、徐有贞与曹吉祥等人当然也看得明白,他们决定将宝押在太上皇朱祁镇身上,直接拥立朱祁镇恢复皇位,如此一来,这些人就是有功之臣,前途无量。

讲点历史小八卦
「讲点历史小八卦 」发表观点
2024-04-06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政变,于谦忠大明,不忠皇帝,这一点无论英宗还是景泰帝都不理解,认为他权力过大,有僭越之嫌,引发了英宗猜忌。

处于朱祁镇的位置,一味等待会有种种变数,万一景泰帝死后,另有他人即位,他父子的性命都难保,能有机会发动政变,自然要搞夺门之变,

当然确实有人认为这是没必要的,有几个原因:

二、朱祁钰不想归还皇位, 立自己的儿子当太子,本就违反最初约定,儿子早夭,虽然广蓄后宫,却依然绝后。夺不夺门,皇位归于朱祁镇是板上钉钉的事。朱祁钰于谦明知道朱祁镇发动政变,没有任何反应,原因也在此

朱祁镇果然被放回来,朱祁钰不想归还皇位,对其不放心,把朱祁镇幽禁在南宫,不许外人接近,又废了朱见深的太子之位,立自己的儿子为太子。这完全违背了最初约定,所以他一直没有痛下狠手斩草除根,一是兄弟情深,二也怕天下议论。

结果他的儿子被立为太子不到一年就去世了,即使广蓄后宫,依然绝后,这里面有种种猜测,但不管如何,朱祁钰已绝后,皇位最终结果还是要归还朱祁镇,而朱祁镇借朱祁钰病重发动政变,于谦手握兵权,却完全没有反应,根本就没有拥立外藩之子等不臣之心。

但这种推测只是考虑了客观原因,却没有考虑到人性,人性极为复杂,所以朱祁镇发动夺门之变也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

二、尴尬的太上皇、皇上并立,朱祁镇在南宫也受尽了虐待,人身安全都无法保障

朱祁钰纳了那么多美女,一心想生儿子,却一个孩子都没有生出来,有一种说法是负责选秀的大臣忠于朱祁镇,选的都是吃了过多凉药,长得虽漂亮却没有生育能力的艺伎,此说是否属实不论,但可以说明太上皇,皇上并立,两边的派系斗争都多么激烈。

朱祁钰虽然并没有明着斩草除草,但把朱祁镇关在南宫,衣服饮食都克扣,几近虐待,希望朱祁镇最好自己死掉,朱祁镇的钱皇后只能自己做针线贴补用度。

这都是其次的,甚至还有生命危险。看过朱祁镇的太监阮浪过生日,朱祁镇送他一把金刀做生日礼物,阮浪又赠与了另一官员王遥,结果被锦衣卫诬陷太上皇要造反,这把金刀就是联系的证据。

王遥和阮浪被下狱,两人用尽酷刑都不肯诬陷朱祁镇,案子审来审去,王遥最后被凌迟处死,阮浪用刑过度,伤重病死在狱中,始终无法牵涉到朱祁镇头上,才不了了之。

从朱祁镇角度看,朱祁钰会不会再找机会谄害他,他会不会再有这么幸运,都是未知数。

朱祁钰病重,既然不想立朱见深为太子,自然另有打算,传闻他想从近支藩王的儿子里挑选太子,也就是后来杀于谦的罪名:迎立外藩之子。

于谦大权在握,忠于朱祁钰,一旦朱祁钰另立他人为太子,又得到了于谦的支持,朱祁镇的皇位就要泡汤了,一旦新皇登基,朱祁镇父子性命难只,而一些投机大臣想有拥立之功,博个天大富贵,双方自然一拍即合。

说不用发动夺门之变,是马后炮,处于朱祁镇的位置,一味等待会有种种变数,万一景泰帝死后,另有其人即位,他父子的性命都难保,能有机会发动政变,自然要搞夺门之变,

方之城
「方之城 」发表观点
2024-04-11

如果徐有贞不发动夺门之变,明英宗是无法复位的,最多也就是把“南宫”的名号改为“太上皇”而已。夺门之变,是明英宗朱祁镇唯一复位的方式。

至于夺门之变的前世今生,很多回答者都详细的说了一遍,大概就是明英宗朱祁镇受到太监王振的蛊惑,要御驾亲征,结果在土木堡被瓦剌给围了,明朝大军死伤惨重,皇帝朱祁镇被俘虏。

大明危难之际,忠臣于谦和孙太后立朱祁镇的弟弟郕王朱祁钰登基为帝,稳定朝局,力抗瓦剌,保卫北京。景泰元年八月,明英宗朱祁镇被瓦剌给放了回来,景泰帝囚禁哥哥朱祁镇于皇宫南方破落宫殿内,称朱祁镇为“南宫”。

其中这三人,最不靠谱,也最没有资格的就是明英宗朱祁镇,虽然他是前任皇帝,但实在太过丢脸,有损国家、朝廷尊严,当过俘虏,而且自古以来,还没有那个朝代出现过下台后的皇帝还能继任大统的。

当时权势最大的人是明朝第一忠臣于谦,他的立场很重要,于谦一直在劝说景泰帝册立原太子朱见深为太子,继承大统。景泰帝一直在犹豫,让朱见深为储君,其实就变相的把皇权又交还给了哥哥朱祁镇那一支宗系了,那么他当皇帝的正统和合法性就会受到质疑。正当于谦在劝说,景泰帝在犹豫的时候,出事了。

夺门之变其实就是一帮投机政治的朝臣,拿着明英宗朱祁镇当了旗帜,做了一次富贵赌博,朱祁镇获得了意外之喜——复位;夺门功臣获得了梦想实惠——掌权;只有真正的忠臣,大明柱石于谦,落得个冤死的结局。

如果没有夺门之变,明英宗朱祁镇要复位,那几乎是不可能的,景泰帝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让明英宗继位,于谦更是没有那个想法拥立明英宗,无论是皇权统治者,还是当朝权臣都不支持明英宗朱祁镇的情况,他如果没有外力因素,不可能平稳的复位。

孝陵卫小校
「孝陵卫小校 」发表观点
2024-04-13

这种看法起源于英宗与李贤的一次谈话。

当时曹、石用事,国家大政英宗多听他们的建议施行,时间久了英宗开始厌恶他们二人的骄横。当时已经到了“此辈干政,四方奏事者先至其门”的程度,英宗决定对这二人下手。在将石亨治罪后,英宗问了李贤一个自己思考的很久的问题,“夺门”这件事究竟怎么看呢?《明史》的记载是:

贤曰:“‘迎驾’则可,‘夺门’岂可示后?天位乃陛下固有,‘夺’即非顺。且尔时幸而成功,万一事机先露,亨等不足惜,不审置陛下何地!”帝悟曰:“然。”贤曰:“若郕王果不起,群臣表请陛下复位,安用扰攘为?此辈又安所得邀升赏,招权纳贿安自起?老成耆旧依然在职,何至有杀戮降黜之事致干天象?《易》曰‘开国承家,小人勿用’,正谓此也。”帝曰:“然。”诏自今章奏勿用“夺门”字,并议革冒功者四千余人。至成化初,诸被革者诉请。复以贤言,并夺太平侯张瑾、兴济伯杨宗爵,时论益大快之。

按照李贤的逻辑,景泰帝驾崩后,群臣拥戴英宗复位,这是理所应当的。夺门造成了几个后果:1、夺显得不大气,本来就是您的,还要赶紧夺一下,这样丢了陛下的脸。2、万一夺门失败,石亨等人死了也就死了,皇上您怎么办呢?言外之意是很可能被景帝谋害。3、夺门成功,曹石乱政,不仅败坏朝廷的基业,也极有难以驾驭、谋逆犯上的危险。

从这个回答来看,夺门之变完全是不加分而且极其凶险的事情,可以不做这样的事情。

但这也是李贤凡事往好听了说,李贤的逻辑有没有问题呢?显然有,从夺门成败的结果来看,英宗的结局有二,一是复辟,二是身死。但不夺门,静候时变,可能出现的结果就更多了:1、景帝病突然好了,又生了儿子,那也就完全没有英宗的事儿了。2、景帝生前或者遗诏令沂王朱见深复位东宫,或者直接传位,同样也就没有英宗的时期了。3、景帝死后,大臣没有表请英宗复位,而是拥立别的藩王(毕竟于谦的罪名就是意欲迎立藩王)或者朱见深继位,当朝大臣直接表请英宗复位的可能性很难说,毕竟英宗复位总是要秋后算账的。4、景帝或者大臣有令英宗复位的意愿,并顺利按照李贤的分析执行。5、景帝或者某个心理阴暗的大臣可能突然就有想整死英宗的邪念,这也是可能发生的。

从不夺门的分析来看,英宗复位的可能性反而变低了,仅从概率论的方面分析,夺门似乎更能保证英宗复位,而不是被害或者成为自己亲儿子的太上皇。

历史神秘人
「历史神秘人 」发表观点
2024-04-14

明英宗发动的夺门之变,表面看起来是没有必要发动,只要老老实实的等着景泰帝病死,景泰帝唯一的儿子都死了,明英宗自然就复辟继位了嘛,可是往深处里想,这夺门之变牵扯的是三股势力的权力斗争,有文官集团,武官集团,和宦官集团的权力斗争,没有夺门之变怎能彰显拥护之功啊,那样才能捞取最大的政治利益啊!

没有夺门之变前,由于谦代表的文官集团一直都要求景泰帝立明英宗的儿子当太子,毕竟你景泰帝是临时做的兼职皇帝嘛,明英宗都回来啦,你也该退位还给明英宗嘛!当然文官集团也没有直接逼迫景泰帝,只是让他立明英宗的儿子为太子罢了,其实意思也很明显啦!景泰帝当然不愿意了,好不容易捡了个大便宜当了皇帝,怎么可能放弃呢!所以他坚决的废掉了明英宗的太子之位,让自己的儿子当太子,文官集团一直反对却没有用。景泰帝以为一切都安稳了,没想到他唯一的儿子竟然无缘无故的就死了,让景泰帝所有的梦想都破灭了,景泰帝也因此抑郁悲伤得了重病,病情越来越严重,而文官们却逼着他立明英宗的儿子当太子,景泰帝就是不答应。文官们的心思很明确,景泰帝没有多少时间可活了,立只有十岁的明英宗儿子当太子的话,一旦景泰帝死了,文官集团们可就能够扶持年幼的太子继位,皇帝太年幼,自然朝政的权力不就落到了文官集团的手里了嘛,这叫“挟天子以令群臣”,曹操以前就干过嘛!可是文官的集团想法被武官集团的石亨徐有贞,宦官集团曹吉祥等人识破了,于是就发动夺门之变,为自己的集团捞取政治利益。

夺门之变让武官集团和宦官集团得到最大的好处,他们加官进爵了,而文臣集团在这政变中没有捞取到好处,成了势力最弱小的集团。其实夺门之变前夜,于谦的儿子就收到了消息,告诉了于谦,可是于谦没有发兵阻止,只说这是天命所为,大势所趋,是阻挡不了的,安静的等就是啦!于谦之所以不阻止是因为他想朝局稳定,反正天下都会交还给英宗这一脉,谁当皇帝无所谓了,国家安定才是关键啊!就算自己去阻挡,就阻挡得了吗,万一发生战斗,也许大家都一锅都给灭了,造成预料之外的后果,所以于谦没有去阻止,可见于谦是个正直的人啊!

元年春
「元年春 」发表观点
2024-04-15

没有必要?你要理清一个时间的先后顺序。夺门之变然后代宗病故,没有夺门代宗如何?慈禧就死在光绪后几个时辰,为什么?巧巧的妈妈生巧巧,你说巧不巧?没有夺门,代宗不死,无子可以生,甚至代宗真病死前也可以让英宗早他几个时辰。看顶层的斗争,别着眼于小人物的情感对错,把国家看成一个人,皇帝是大脑,或者是大脑的重要部分。或许那样看有不一样的视角。49至76,中国人口列个算式……国土,看看东北有哪国军队,西北在谁手里南京真能任命西北广西的人事?西藏是否在控制下,为什么中印战后在清除掉印度的特权,新疆当时还有几个汉人,当时的新疆是在谁的手中?宁采臣带着账册不等于就可以要回来钱,

网友评论(0)

暂无网友评论